梨坝新闻网
当前位置:梨坝新闻网>文化>侯红:传承艺术经典 打造精品文化

侯红:传承艺术经典 打造精品文化

2019-11-09 18:12:00 来源:梨坝新闻网

传承艺术经典创造优秀文化

——访中国平剧剧院副院长侯红

作者:孙小圣

中国评剧剧院副院长(主持人)侯红是《马本仓当官》、《晚安》、《林觉民》、《城邦享乐与敌人》、《母亲》、《西藏彩虹》等许多大型评剧舞台剧的制作人、制片人和策划人。其中,《马本仓当官》自2008年首演以来已演出110多场,荣获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三届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演出”一等奖;第六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一等奖。作为制作人,梁潇自2010年首次亮相以来已经表演了数十场,并获得第七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一等奖。自2011年8月首次亮相以来,林觉民已经表演了数十场,并获得了第八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一等奖。作为制作人,母亲自2015年首次亮相以来已经表演了近200场。她获得了第八届北京文艺奖,入选国家舞台艺术创作工程十大精品剧种,地方剧种排名第一,获得第十五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化奖,获得中宣部“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奖。

记者:侯院长,你是怎么认识平菊的?北京,一个著名的文化城市,是否滋养了你的个人成长?

侯红:我是北京人,对北京有着深厚的感情。北京作为我国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科技中心和文化中心,确实不同于其他城市。三千年的建都历史和五代皇城给了北京深厚的文化遗产。今天的北京,一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可以说在我国乃至世界上有着特殊的地位。

从我15岁进入戏剧学校学习鞠萍开始,我已经学习鞠萍30多年了。从学习鞠萍到从事鞠萍艺术创作,我见证了鞠萍艺术在北京30多年的传承和发展。北京是一座有氛围的文化名城,为中国戏曲艺术包括鞠萍艺术在人民中的传播和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土壤。我于20世纪70年代初出生在北京。戏剧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很大的位置。我热爱民谣艺术的母亲应该是我的第一任老师。当我四五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评剧。这是我妈妈从《金沙江畔》中选出来的“小酸枣”。当我五六岁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匆忙去看露天电影。当时,京剧《扎美安》、《平剧《以花为媒》和《刘巧儿》在村里的露天电影中更受欢迎。最后,在母亲的鼓励下,我于88年通过了戏剧学校,并与鞠萍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一个城市的文化积累需要几代艺术家的辛勤劳动。他们的作品影响和促进了几代人的艺术认知和审美。同时,北京悠久的文化历史也滋养了中国传统戏曲艺术。

记者:60年来,中国平剧剧院修复并创作了300多部优秀的现代和传统戏剧。你认为评剧艺术在北京文化中心的建设中扮演什么角色?

侯红:中国评剧剧院成立于1955年。当时,中宣部和文化部制定了剧院的建设方针,这是一个“国家级的示范剧院,主要表演现代戏剧,同时表演新的历史剧和组织良好的优秀传统戏剧”近年来,为了拓宽创作题材,剧院将“外国经典”融入电影剧本创作中。平剧作为一种地方戏,对丰富北京的文化内涵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平菊起源于河北唐山,逐渐在华北长大。平剧作为地方戏中的“国家”之首,在全国拥有非常广泛的观众群。60多年来,我们修复、组织、创作了300多部优秀的现代和传统戏剧,如《杨三姐怨》、《秦香莲》、《花作媒》、《刘巧儿》、《小女婿》、《高山花环》、《金沙江畔》、《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马边岗官话》、《林觉民》、《母亲》、《西藏彩虹》等。优秀的戏剧也造就了一大批讲故事的大师,如白余霜、新夏风、Xi蔡联、华月仙、李忆兰、魏荣元、马塔伊和张德福。回顾中国平剧的发展历史,每一个关键时期都有代表时代精神、与现实生活对比、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优秀作品。艺术的每一个高峰阶段都造就了一大批平剧的领军人物。平剧作为唯一一部带有“国家”字样的地方戏,不仅是北京文化中心建设的见证人,也是建设者。今年是平剧成立110周年。与其他歌剧不同,平剧主要演奏现代歌剧,因此观众非常广泛。它具有“评古论今、惩恶扬善”的特点。今年已有100年历史的《杨三姐怨》是平剧史上划时代的剧目。这是评剧大师程蔡照先生创作的早期作品。这部剧于1919年首映,直到今年我们平剧学生的《杨三姐抱怨》演出才在三个小时内卖光。

平剧艺术在北京文化建设中始终与人和谐相处,与时俱进。鞠萍歌剧《刘巧儿》是为配合婚姻法而创作的,刘巧儿和赵竹儿也成为鞠萍舞台上独一无二的经典人物。歌谣“金沙江畔”是为了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这首歌谣的主题是红军长征,它已经被润色很久了。平剧艺术之所以能够经久不衰,是因为它可以与国家的发展、时代的变迁、城市的建设和文化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从而引起观众的共鸣。到目前为止,这些戏剧中的许多经典咏叹调都是通过口头流传下来的。

歌剧艺术学校和“号角”一直是人们关注的问题。改革开放后,中国评剧剧院为培养新的学校领导做出了巨大努力。通过不断“继承经典戏剧,创新现代戏剧”的努力,确定了三位非世袭继承人,即新派古文岳老师、白派刘萍老师和魏派马派继任者李卫全老师,也为中国平剧法人的后期发展奠定了基础。2015年,大型原创歌谣《母亲》在25部地方戏剧中脱颖而出,荣获文化大奖,为北京国家文化中心的建设添砖加瓦。

记者:国家对北京的四大定位之一是“国家文化中心”。请谈谈北京建设“国家文化中心”的不足之处,或者从剧团管理、人才选拔、培训和平剧就业等方面提出一些积极的建议。

侯红:首先,北京作为国家文化中心,应该对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更深层次的表达、拓展和创新。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中国评剧剧院始终把经典传承和创作创新作为推动评剧艺术持续发展的动力,创新在传承中孕育,充满传承。这两者相互依存,不可或缺。我们不遗余力地加强古典戏剧建设,为平剧人才培养提供保障。继承和创新可以说同等重要。我希望北京在国家文化中心建设中,在扩大具有现实题材的原创作品的同时,能够重视传统戏剧的创作、编排和移植。

其次,国家文化中心建设离不开人才,文化人才队伍建设是重中之重。目前,戏曲教师短缺、学生素质下降是艺术院校普遍存在的问题。讲故事、戏剧人才的选拔和培养与用人单位的需求存在一定程度的脱节。以学历为基础设置人才接收和引进条件等问题也制约着学院集团的发展。医院集团体制改革导致了企业与企业的差异,逐渐削弱了其对人才的吸引力。与其他行业相比,歌剧从业人员的比例极低,这也证明了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只有进一步提高基础人才的整体素质水平和数量储备,才能解决生存和发展的瓶颈问题。艺术演员成长的黄金时代可以说是在他们十几岁到二十多岁之间。目前,戏剧院校的毕业生,如硕士毕业生,毕业时已近30岁。他们从校园进入剧团,重新熟悉剧团的演出,把理论基础和实际情况结合起来,这对人才本身和剧团都是一个挑战。

第三,目前戏剧院校在舞蹈设计、戏剧服装管理等方面没有建立足够的专业方向,导致该领域专业人才短缺甚至空白。平剧剧院的许多舞蹈老师中途改变了职业。从长远来看,为了促进国家文化中心的建设,专业人才的培养和专业设置需要进一步与剧团的需要紧密联系起来。

记者:文化传播力是国家文化中心建设的重要指标。我们知道,为了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中国评剧剧院建立了一个网站。你认为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可以提高评剧艺术的传播力?

侯红:缩小观众与歌剧的距离,促进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和发展,是国家文化建设中心的理想。传播文化有许多方式。可以说,网络是桥梁之一。普通剧院通常能容纳数百或数千人,但我们可以通过直播随时随地欣赏。网络和新媒体创造了新的观看方式,不仅节省了时间和经济成本,而且突破了地区限制。同时,新媒体的传播特性也有助于演员及时获得观众反馈,提高戏剧质量,优化创作模式。

中国评剧剧院与时俱进,通过微博、微信公众号和颤音号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演出信息和票务信息可以通过中国平剧剧院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查询。微信和微博每周更新2-3次,及时展示中国评剧剧院的表演趋势和幕后细节,让观众找到更多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颤音不仅有中国著名鞠萍歌剧艺术家和著名演员的动作,还可以和他们一起到幕后了解鞠萍的化妆、舞台布景、服装等有趣的内容。

记者:北京的文化需要不断发展和自身创新。同时,文化既要“引进”,也要“走出”。中国评剧剧院如何进一步借鉴公众的创新,增强其国际影响力?

侯红:北京文化的发展需要宽容、创新和融合。北京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在探索创新模式。例如,我们的中国评剧剧院利用中国传统艺术的表达来表达外国名著,从而促进文化艺术的发展和交流,进一步扩大文化辐射和影响。中国评剧剧院将“三位一体”的原则融入到“走出去”、“引进来”的评剧文化中。经过八年的打磨,平剧《城邦享受与敌人》以平剧艺术的音乐、表现手段和艺术特色演绎了外国题材,这种大胆的探索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实践。

《城邦享受与敌人》通过西方戏剧风格的“形式”完美地展现了歌谣演唱艺术的“核心”,并将古希腊悲剧的特点与中国戏剧的歌谣演唱艺术词汇相结合。“城邦享受与敌人”的希腊之旅刷新了外国观众对中国戏曲的固有认知。艺术博大精深。艺术与无国界精神产生共鸣。中国鞠萍艺术拉近了中国与世界人民的距离。这也使他们对利用外国戏剧形式来表达自己的作品充满期待和想象。“城邦享受与敌人”拓宽了平剧艺术的表演主题和发展建设之路,促进了中外文化艺术的交流与融合,促使平剧艺术走向国际市场。这对平剧文化品位的提升和中国传统戏曲艺术魅力的提升有着深远的影响。

500彩票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快3投注 pk10两期必中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