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坝新闻网
当前位置:梨坝新闻网>综合>佛山:中国制造版图上的“产业地标”

佛山:中国制造版图上的“产业地标”

2019-11-20 15:03:47 来源:梨坝新闻网

美的全球创新中心及其周边制造厂位于佛山市顺德区北窖镇。南方日报记者小雄拍摄

佛山顺德区首条智能生产线亮相。

南方日报记者戴家欣拍摄

佛山乡镇企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信息图片

将努力从“制造”转向“智能制造”,从“世界工厂”转向“制造创新中心”

不久前,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对话”节目推出了一系列以佛山为第一站的节目“中国工业地标”。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格兰仕集团董事长梁兆贤、万和电器总裁鲁于聪等国内知名企业家齐聚一堂,探索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该项目的第一站是佛山,希望传播佛山民营经济的创新精神和企业家精神该节目的副制作人齐文星说。

经过70年的艰苦努力,特别是40多年的改革开放,佛山已将制造业嵌入基因和灵魂。如今,佛山已形成工业总产值超过2.2万亿元的工业体系,在全国大中城市中排名第六,成为名副其实的“工业地标”。

引领潮流的向涛站直了。佛山站在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建设的前沿,致力于国内外最高、最好和最好的标准。它正努力从“制造”走向“智能制造”,从“世界工厂”走向“制造创新中心”。

●南方日报记者王舒和魏莹见习记者曾艳春

我们必须首先改革开放。

“三来一补”促进制造业崛起

南海正在汹涌澎湃,珠江正在汹涌澎湃。

在岭南的夏天,在禅城区南庄镇袁可立社区卫生服务佛山基地,搭载独立先进技术的汽车混合动力系统慢慢从生产线上走下来。隔着一条河的石湾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南丰古灶窑的火是无穷无尽的。中国制造业的历史和未来、荣耀和梦想汇聚于此。

明清时期,佛山已经是一个著名的手工业城市。1949年后,席卷新中国的工业化浪潮温暖了佛山的村镇。珠江酱油厂、石湾美术陶瓷厂、红棉丝厂等大型制造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中许多已成为现代佛山制造业的“老品牌”。20世纪70年代末,佛山形成了五大支柱产业:纺织、电子、陶瓷、塑料皮革和糖果纸。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开始了。那年5月23日,香港商人杨钊一大早就起床,来到顺德与荣奇镇签订协议,开设大津服装厂。这家服装厂被认为是全国首批“三比一补贴”企业。

一年后,香港“半身像王”罗杰伦来到南海盐步,与当地政府合作成立了“丽兹”内衣厂,点燃了内地现代内衣行业的第一缕火花。

又一年后,顺德乡镇企业主管何香建做出了开始制造电风扇的大胆决定。第二年,公司选择了一个新名字——梅梅。

1984年,顺德珠江冰箱厂厂长潘宁带领工人用手锤敲出两台荣盛冰箱。几年后,这个小乡镇企业成为中国白色家电行业的“巨人”。自此,民营经济逐渐成长为佛山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柱。

这时,国有企业也迎来了另一个发展高峰。佛山电子工业公司、佛陶集团、佛祖集团等。都登上了前台。佛山倪砥纺织印染厂和顺德糖厂是全国同行业生产规模最大的。1990年,市政府直属国有企业总产值达到69.29亿元。今天许多全能的私营企业都是从这些“先驱”中诞生的。

随着工业的快速崛起,佛山制造业从未停止对技术创新和产品质量的追求。改革开放后,“佛山制造”在国内外各种竞赛中频频获得“金奖”和“银奖”:佛山分析仪器厂生产的二氧化碳红外分析仪获得了全国科技大会的奖项。顺德柴油机厂190-12柴油机荣获国家质量银牌;佛山半导体器件厂生产的2cz二极管搭载在中国第一颗人造通信卫星上,飞入汝兴河...

也是在这一时期,中国第一台双门冰箱、第一台臭氧消毒电子消毒柜、第一台分体空调和其他现代家用电器相继在佛山诞生。

到20世纪90年代初,佛山制造业改变了以往“轻而重”、“大而小私有”的面貌,逐步建立了设备制造、电子信息、建材、家电等区域品牌,国有企业、乡镇企业、民营企业齐头并进的格局首次出现。

率先突破

“换鸟笼”刺激经济活力

变化是唯一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变化不是唯一可能发生的事情。

世纪之交,佛山的家电、陶瓷、家具等行业强劲增长。冰箱、洗衣机、空调和电风扇的产量已经占到全国总产量的近三分之一。“哪里有家,哪里就有佛山制造”一点也不夸张。与此同时,佛山制造业朝着先进制造的方向取得了越来越扎实的进步。2004年,重工业在全市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首次超过轻工业51.6%。

当制造业蓬勃发展时,佛山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环境保护和土地压力。禅城南庄当地陶器工业发达,被称为“中国第一个造陶器的城镇”,但一年四季都看不到蓝天白云。当地居民打趣道,“每次刮风,灰尘都会遮住他们的脸。”2006年,一位对投资感兴趣的企业家来到南庄说,“不要再带我来这里了。”

内部环境承载力已经达到极限,国际金融危机正威胁着佛山工业,给佛山工业带来严峻挑战。

我们迫切需要突破一条狭窄的道路。2008年,省委、省政府提出佛山应着力推进产业转型、城市转型和环境重建。同年,佛山表示,要实现发展方式的重大转变、产业结构的重大优化和产业竞争力的显著提高,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当时,佛山开始了“换鸟笼”的产业转型升级战争。

未来几年,佛山确定了“第一产业精细化发展、第二产业优化发展、第三产业大力发展”的产业转型升级路径,不断向三大产业注入现代元素,提高科技进步的贡献率。同时,佛山也注重加快自主创新,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改造升级将带动新旧动能的转化,主导项目将支撑先进制造业的崛起。在过去的几年里,佛山的传统产业迎来了一个“辉煌的转折”。

过去,布满灰砂的南庄提出了“优二进三”的产业发展战略,引导陶瓷企业从生产加工环节延伸到“微笑曲线”的两端,在短短几年内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与2006年相比,2010年全镇陶瓷企业总数下降了80%,只剩下13家,但产值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达到128亿元。

佛山经常上演转型的故事。广东赵信集团的前身是南海区首家“三来一补”企业。2008年,赵信退出玩具和鞋子等行业,进入led照明和智能灯柱领域。目前,赵信是光电行业的龙头企业,2016年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谈到赵信的改革,梁凤仪主席说:“只有一个目标,不断超越它,永不停止改革的步伐。”

库存质量和增量质量是不可或缺的。为此,佛山加大了吸引外资的力度,以先进制造业为目标,重点引进龙头企业和重大投资项目。

2010年6月9日,一汽大众汽车制造项目落户佛山南海,年产30万辆汽车,总投资80亿元,成为华南产能最高的城市之一。目前一汽大众华南基地年产60万辆乘用车。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公司也在佛山逐渐聚集。

21世纪末,佛山传统优势产业得到质的提升,新材料、汽车制造等先进制造业也蓬勃发展。佛山从“做大城市”到“做强城市”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成为骨干

携手广州打造万亿产业集群

十八大以来,佛山国内生产总值从6709.02亿元攀升至9935.88亿元。根据规定,工业总产值从1.47万亿元左右跃升至2.2万亿元以上。

制造业是佛山大湾区建设的核心竞争力。加快广佛同城建设,与广州携手发挥两极主导作用,是佛山参与大湾区建设的重要机遇和使命。

去年12月,广州与佛山正式签署《深化广佛一体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先进设备制造、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卫生等产业为重点,两地将共同建设数万亿个产业集群,推动产业协调发展全面迈上新台阶。

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是佛山建设粤港澳海湾地区的主要阵地。这里,米德卡智能制造科学园的机器人生产线正处于试生产阶段,2019年预计年产值为2.4亿元。

2017年1月,美的集团成功收购德国库卡,成为企业战略转型的关键一步。“企业发展壮大后,必然会有惯性和对传统经验道路的依赖。也有美,但更重要的是保持勇气和决心,不断挑战自己,否定自己,颠覆自己。”美的集团主席方洪波说。

同样位于三龙湾的碧桂园全资拥有广东博志林机器人有限公司,该公司计划在五年内在机器人领域投资至少800亿元。

“近年来,佛山加快推进‘佛山制造’,变得更加智能化、高端化、品牌化和绿色化。佛山制造业已成为中国民营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标杆。”中国工程院院士曲金平评论说。

同时,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强劲。9月2日下午3点,随着出发命令的响起,高明生产的第一辆氢动力电车缓缓驶出车辆基地。在不久的将来,它将把高明“带入”轨道交通时代。

今天,高质量发展的帷幕已经揭开。佛山正沿着产业链部署创新链,使“佛山制造”成为“中国制造”的最高品质,加快建设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创新中心,将产业链整体竞争水平推向中高端。

回顾过去,佛山以勇于进取、争创第一的改革精神,为制造业由弱变强、由大变优铺平了道路。展望未来,佛山以坚定不移的决心和毅力,坚持制造业的主体地位,以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打造强大的“制造引擎”,支撑粤港澳和海湾地区的建设。

印时戳

唐贤村的困惑与突破

佛山传统村级工业园的改造

顺德区龙江镇唐贤村,一个占地1000多亩的现代化工业园区正在拔地而起。以前落后的宝永工业园“改变了它的旧面貌”。

唐贤村是佛山制造业几十年发展和转型的记录者和见证者。唐贤村所在的龙江镇是现代家具业的发源地之一。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唐贤家具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村村通烟”的发展模式不仅促进了经济腾飞,也带来了土地短缺、环境污染等诸多问题。

从去年开始,佛山市顺德区开始了一场村级工业园区改造的艰苦战斗。唐贤村推动了宝永工业区(一期)的改造。这是佛山第一个以“国有资产集体转移到国有资产上进行征收、储存和公开转移”的方式进行改造的村庄改革项目。改造后的工业园区将成为集制造业研发、生产生活设施、金融服务和智能园区管理于一体的智能家居制造集聚平台。

如今,工业园区引进了一批高新技术企业,其中一家企业的年税额超过了转型前宝永工业园一期所有企业的总税额。

农村家具厂节约集体经济中的“第一桶金”

龙江是中国现代家具业的发源地之一。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李俊勇就在龙江开设了第一家乡村家具厂——陈勇木制家具厂。中国第一个乡镇企业生产的沙发诞生在这里。20世纪8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唐贤人开始在自家门前设立家具厂,以梅荣能和梅桂能创办的永达机械厂为代表。

"改革开放后,只要你能做家具,你就能赚钱."唐贤村党委副书记赖厚德回忆说,1998年村里有家具企业,产值超过1亿元。

2000年后,唐贤农村家具行业对土地的需求日益增加。“当时,这个村子很难满足企业的土地需求。许多企业已经迁往九江、高明甚至鹤山。”赖厚德说。

唐贤村的经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顺德乃至佛山面临的发展瓶颈。顺德区382个村级工业园区占已投产工业用地的70%,但仅占税收的4.3%。佛山推进村级工业园区转型,突破产业发展瓶颈势在必行。2018年,佛山市政府将《村级工业园区升级实施方案(2018-2020)》列为第一号文件,同年4月,顺德区委、政府将村级工业园区升级列为“第一工程”。一场改造村级工业园区的大战开始了。

土地环境“红灯”推动产业升级

改革村级工业园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主要困难之一在于平衡村民、集体、承包企业和其他各方的利益。顺德区的主要领导曾经形容它为“老虎吃天,无话可说”。

敢于先喝汤的唐贤村也面临上述问题。“一些村民认为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村庄的改变不利于他们自己的利益。”赖厚德介绍说,围绕宝永工业区(一期)改造规划,在唐贤村举行了近80场座谈会。

面对村民们的困惑,村庄重组决定采用“愚蠢的方法”:挨家挨户敲门。

赖厚德算了算账单。过去,这个工业园区一年只给村集体带来220万元。在土地拍卖中,唐贤村要求修建3万平方米的商业厂房作为村民未来的长期收入。按照每月1平方米15元的市场价格,这批厂房每年可为村集体创造540多万元,是以前收入的两倍多

更重要的是,改造后的工业园区将以机械自动化、智能家居等行业为主要发展方向,对落户企业的投资和产品税提出要求。这在很大程度上把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率的企业拒之门外,迫使当地产业转型升级。

4月23日,位于唐贤宝永工业区(一期)改造项目地块的佛山(顺德)万阳中创城正式开工建设。项目总投资8亿元,改造后规划工业用地116.62亩,其余37.1亩规划道路和绿地。项目完成后,预计将引进50家中小型企业,提供约2 500个工作岗位。到7月底,万阳中创市已经引进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高科技企业。

在“断裂”与“建立”之间,唐贤村产业结构开始演变。

奋斗者说

NPC代表和“改革先锋”获得者胡晓燕

"时代不会虐待每一个坚持努力的人."

“我一路搬砖至今,佛山的发展造就了今天的我。”在胡晓燕佛山市三水区总工会办公室,全国人大代表、改革先锋称号获得者、三水区总工会副主席回忆道。

1998年10月21日,24岁的农民工胡晓燕从四川来到佛山,从此与佛山市结下了不解之缘。随着陶瓷行业的快速发展,胡晓燕在两年内实现了新民主陶瓷从普通车间工人到车间副主任的“四级跳跃”。“当时,企业的用人制度是有能力的人往上走,有水平的人让位,平庸的人让位,这让我特别有动力。”胡晓燕的“搬砖”故事也开始了。

2008年,在佛山的第10年,胡晓燕成为该国第一个农民工代表。在此之前,她已经获得了市、区“十大外来务工人员”的称号。“我以前在车间工作,但突然我有了一个额外的身份和一个沉重的责任。我不得不强迫自己学习更多。”

2009年,胡晓燕从车间副主任变成了销售员,月薪突然从5000元变成了基本工资700元。但不到一年,胡晓燕被提升为助理总经理,月薪超过1万元。“我的地位肯定对我的工作有帮助,但企业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做好这项工作的能力是最重要的。”胡晓燕说,他的职业转变也是由一种忧患意识驱动的,他不想被社会淘汰。

2011年9月,胡晓燕来到三水区总工会担任临时职务,后来正式成为三水区总工会副主席。这次转型,胡晓燕又拿出了他的“搬砖”蛮力。"从头开始真的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胡晓燕介绍说,他负责在2013年接管经济权利保护和其他工作,对专业知识要求很高。“自2012年以来,我一直通过函授学习法律事务,现在我已经获得学士学位。”胡晓燕。

无论何时何地,胡晓燕都不会错过学习的机会。她的归零心态使她成长迅速。最初的门外汉已经成为经济权利保护领域的“专家”。“我的同事和领导都说他们看着我一步步长大,他们的认可也给了我动力。”胡晓燕说,揭阳的一名农民工以前曾要求见她,她也从法律的角度回答了她的问题。

这个暑假刚刚过去,一群“小候鸟”通过小燕乐园在佛山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暑假。小燕花园于2011年启动。八年来,许多农民工感受到了城市的温暖。“我自己也是一名农民工,我对他们有同样的感觉。当时,考虑到他们的孩子在暑假来到这座城市时缺乏友谊,我提议举办一个公共夏令营,帮助他们融入这座城市,感受温暖。”胡晓燕说,看到孩子们天真的微笑,每一项活动都特别开心。

近年来,胡晓燕接收了留在四川老家的两个孩子,家人在佛山团聚。现在,大女儿已经大学毕业,正在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回顾佛山20多年的经验,胡晓燕坦率地说:“时代不会亏待每一个坚持不懈的人。直到今天,我一直在“搬砖头”,感谢佛山让我与砖头一起成长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 辽宁十一选五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江西快3